中商指数网> 保险> 特别关注,以应对数字经济对国际税收规则的挑战,新联结度规则

特别关注,以应对数字经济对国际税收规则的挑战,新联结度规则

日期:09-20 16: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36

侯思捷 刘怡数字经济的迅猛发展对传统经济及其业态带来诸多创新与,特别是对传统的国际税收规则造成较大冲击,如常设机构等传统的国际税收概念不能完全适应新业态下的跨境税收需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侯思捷 刘怡

数字经济的迅猛发展对传统经济及其业态带来诸多创新与,特别是对传统的国际税收规则造成较大冲击,如常设机构等传统的国际税收概念不能完全适应新业态下的跨境税收需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制定了一系列行动计划和方案,以应对数字经济对国际税收规则的。虽然这些行动计划和方案落地实施尚待较长时间和较多步骤,但其从思路和导向上为重新完善国际税收理论框架、优化国际税收规则、探索跨境税收和反避税的新方法创造了条件,也为我国参与制定更公平、更有效的国际税收新规则创造了机遇。

一、“支柱一”的核心与要点

一范围

“支柱一”的“统一方法”不仅涉及高度数字化产业,还涉及面向广大消费者的业务(consumer-facing businesses)虽然具体界定标准有待确定,但矿产等大宗商品以及传统金融保险等业务应不包含在内。

二新联结度规则

新联结度(New Nexus)的判定以额为重要标准。新联结度规则将设立额门槛,并按每个国家进行具体调整,以保证规模较小的经济体也能从新方法中获益。这一新概念是基于市场的新利润分配方法的框架基础,也将会对国际税收协定有关条款(如常设机构等)产生影响。

三新的利润分配规则

新规则的金额A(Amount A)将超越独立交易原则的范畴。对于上述范围内的纳税人,利润的分配将不再局限于其在征税国家是否构成常设机构。金额B(Amount B)和金额C(Amount C)则较多保留了当前基于独立交易原则的转让定价规则,同时以利润分配法的形式对部分现有转让定价规则争议较多的领域作出有益补充。

四三层机制提高税收确定性

“统一方法”包含利润的三层分配机制,以提高征纳双方的税收确定性,具体说明如下。

金额A:属于视同剩余利润(deemed residual profit)的一部分,按公式法分配至市场国,即市场国根据新征税权获得的部分。

金额B:对于在市场国构成常设机构的,根据基准营销和分销水平设定固定回报(a fixed remuneration for baseline marketing and distribution functions)

金额C:具有约束力的有效争端预防和解决机制,包括一国内承担超出金额B中基本经济回报的功能所应分得的额外利润等。

“支柱一”旨在应对经济数字化带来的税收,赋予高度数字化经济的用户(和市场)所在国家或地区相应的征税权。尽管G20/OECD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包容性框架成员普遍认同经常性交易一般需按独立交易原则定价,但越来越多人亦普遍质疑独立交易原则能否适用于一切情形。此外,一些观点认为,独立交易原则正日益复杂化,而日益增长的与遵从成本亟需制度进一步简化,有必要提出一个具有高度可行性的解决方案。为了更清晰地阐释“支柱一”对传统国际税收框架体系、各国税权划分和利润分配带来的变化和,下文绘制了流程图进行分析比较(见图1)

特别关注,以应对数字经济对国际税收规则的挑战,新联结度规则(图1)

二、“支柱一”对国际税收框架体系的

在传统的国际税收体系下(见图1)首先需要对纳税人进行居民身份判定,非居民国是否具有征税权则需要就经营活动是否构成常设机构进行判断。对于构成常设机构的情况,按照实际所得原则、引力原则等,非居民国可以就与常设机构相关的收入征税;而对于劳务所得以及利息、股息和特许权使用费等消极所得,非居民国根据地管辖权通常可以在支付这笔金额时征收预提所得税。居民国有权就企业的全球收入进行征税,但为了避免双重征税,通常按照税收协定允许企业抵免在其他国家已经缴纳的税款。但整体而言,居民国对“剩余利润”或企业常规经营活动之外的超额利润具有全部的征税权。

三、国际税收框架:市场国和新联结度

需要指出的是,“统一方法”有其适用条件和范围,并未完全或替代原有国际税收体系,但其提出的一些思路和方法,特别是金额A的判定具有较强的创新性。其核心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对“地”的判定标准从常设机构的物理存在转变为市场国(地/消费地)首次承认了市场国对利润的贡献。

“联结”一词在美国的州所得税体系中涉及较多,大部分的州通常仅就与本州存在充分“联结”的企业征收州所得税,即任何州的所得税都必须满足和征税地有实质税收关联行为、税收分配公平、不导致对州际商业的歧视以及和该州的公共服务有一定的。2018年之前,税收联结的相关判定标准主要参考1977年最早判例可追溯至1967年和1992年的判例。1977年的判例主要包括在该州服务,拥有办公地点、仓库,有特定交易等,1992年的判例则规定方在当地有人员或存货、办公室和仓库等情况才构成“联结”从这一角度看,此前“联结”的概念与常设机构有相似之处,但比传统国际税收规则中的常设机构判定标准更具灵活性。2018年,南达科他州出台一项法律,要求州外方即使没有物理存在缴纳税,“如同方在州内有物理存在”as if the seller had a physical presence in the state在后续南达科他州与电商Wayfair的诉讼中,最高判决支持该法律有效,实际上了此前判例中确立的物理存在physical presence规则。这一新判例顺应了经济数字化背景下商业模式的新变化,使得市场国的征税权不再局限于物理存在。美国国内法对“联结”判定标准的变化趋势,与国际税收框架下新联结度规则的趋势相符合。

在“支柱一”的框架下,对国际征税权的判断不再以居民身份作为先决条件,而是适用“统一方法”进行逐一判定。其中对金额A的新联结度判定是对传统国际税收规则的,对联结的判定不再以物理存在作为依据,而是以额为主要标准,即市场国获得相应的税收利益。如果从事属于适用范围内业务活动的企业与市场国存在重大且持续的,根据新规则,该企业将会被认为与市场国产生了实际。而金额B的判定相对延续了物理存在的概念,金额C的判定则延续了独立交易原则的应用。

四、展望与建议

综上,“支柱一”是对国际税收框架体系的重大调整,在政策具体方案进一步细化、税收协定和协定范本修订以及各国后续对国内税制的相应调整中,都势必会涉及大量的协调和平衡问题。其中核心问题之一在于税收管辖权和税收利益的协调平衡。

从这一角度看,我国一方面是数字产品的主要消费国,另一方面又是数字产品的主要生产国和无形资产的国。根据《2018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指数》报告,2018年我国数字科研指数排名全球第二,数字消费者指数全球第一,数字产业生态全球第二,而数字基础设施和数字公共服务排名相对较低。从税制角度来看,我国在国际税收方面历来主张“选址节约和市场溢价”原则,即市场是价值的新,消费拉动经济,财源带来税源;同时我国国内消费税等流转税税制也有从生产地向消费地征税的转移趋势。对于我国数字经济相关企业自主研发持有的无形资产,要充分确保其合理的税源归属,避免贸易歧视;对于其他国家持有核心无形资产、而我国境内公司基于国内市场产生的营销型无形资产,要充分确认其价值,保证适用合理的转让定价规则;对于在我国市场的产品,要避免企业通过在低税率地区持有无形资产对我国税基的侵蚀。有鉴于此,我国应积极参与新的国际税收框架体系的制定,大力推广适应我国情况的会计准则,加强国内法律体系的衔接,充分保障我国和全球范围的税基不受侵蚀,增进税收公平。在强化消费地税收利益的同时,也应考虑企业“走出去”的具体情况,保障我国作为居民国的税收利益,促进全球价值链和税源的合理划分,促进生产地和消费地之间的税源平衡,实现国际税收体系的健康发展。

END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税收

税收是以实现国家公共财政职能为目的,基于政治权力和法律规定,由政府专门机构向居民和非居民就其财产或特定行为实施强制、非罚与不直接偿还的金钱或实物课征,是国家最主要的一种财政收入形式。国家取得财政收入的手段有多种多样,如税收、发行货币、发行国债、收费、罚没等等,而税收则由政府征收,取自于民、用之于民。税收具有无偿性、强制性和固定性的形式特征。税收三性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它们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标签: 税收 征税权 利润 国际 无形资产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