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财经> 扇贝又死了,蒸发超过180亿元

扇贝又死了,蒸发超过180亿元

日期:05-22 20:35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247

扇贝们又“跑路”了。4月30日凌晨,獐子岛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27.29亿元,同比减少2.47%;净利润亏损3.92亿元,同比下降1321.41%。对此,獐子岛

扇贝们又“跑路”了。

4月30日凌晨,獐子岛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27.29亿元,同比减少2.47%;净利润亏损3.92亿元,同比下降1321.41%。

对此,獐子岛称,系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发生大规模死亡灾害,从而产生核销及减值导致。

同时,在獐子岛举行的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其董事长吴厚刚在回答投资者关于公司扇贝为何大量死亡的问题时,不出意外地又把“锅”甩给了扇贝。

他表示:“国家部局组织的专家调研组认为,近期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大量损失,是海水温度变化、海域贝类养殖规模及密度过大、饵料生物缺乏、海底生态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没想到,继獐子岛的扇贝先后“自杀”三次、“跑路”一次之后,扇贝又“死”了。

扇贝又死了,蒸发超过180亿元(图1)

董事长“怒怼”

5月15日,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谈到獐子岛虾夷扇贝“跑路”等作假问题时,却公开怒怼,并扬言要与对簿公堂。

2019年7月10日,下发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在调查獐子岛逾500天后,点明了獐子岛所涉“三宗罪”—涉嫌财务造假,包括2016年度、2017年度报告;披露的2017年《秋测结果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据此,拟对公司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处罚措施,一旦处罚被落实,吴厚刚将面临退出资本市场巨大风险。

“这个预处罚的依据是捕捞船的航行轨迹,仅凭一个笼统的脱离生产作业实际而做出的航迹图,也没经过现场检验,而测算航迹的点位不准也不完整,仅靠两份推演报告就判定我们财务造假,没有法律依据。”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道。

其进一步表示到:“这种人为因素制造出的与实际生产作业不一致、无法比对的证据,能作为非常严谨的财务数据造假的证据吗?更不应该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也经受不住法律的检验!”

在提到如果结论和事先告知书一致的时候,吴厚刚称:“不能这样处罚我们,如果处罚不能依法公正,我们将会诉讼,寻求公正。”大有与对簿公堂之势。

扇贝又死了,蒸发超过180亿元(图2)

会计事务所和自家高管都不信了

而对于獐子岛财报中虾夷扇贝接二连三的“自杀”“跑路”之后,负责其财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连续三年出具保留意见。

对于獐子岛2019年年报,獐子岛审计机构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对獐子岛2019年年报提出了保留意见,对公司内控鉴证报告出具否定意见,其指出,獐子岛截止去年年底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为负19.3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8.01%,流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公司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在此之前,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于2017年、2018年对獐子岛的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并对獐子岛的持续经营能力提出质疑。

不仅如此,连自己高管都不相信了。

由此看来,獐子岛不仅“外患”未去,“内忧”也在进行中。

直接反映到股价上来看,自从2014年曝出虾夷扇贝“自杀”“跑路”后,獐子岛股价已从最高的每股22.50元跌至每股2.58元,跌幅高达近90%,市值也从巅峰时的200亿元下滑至18.35亿元,蒸发超过180亿元。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獐子

原麝(学名:Moschusmoschiferus),是麝科、麝属的动物。原麝头小、眼大,耳长而直立,尾短,四肢细长,后肢长于前肢,雌雄均无角,全身暗褐色。原麝常单独活动,一般晨昏活动较为频繁,极善跳跃,视、听觉发达,有较为固定的活动、觅食路线,食性很广,每年10月至翌年1月发情,6-7月份产子,每胎1-2头,多在针阔混交林、针叶落叶林、针叶混交林、疏林灌丛地带的悬崖峭壁和岩石山地生境中栖居,分布于中国、哈萨克斯坦、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韩国、蒙古、俄罗斯联邦。原麝已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5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标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