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财经> 零工经济,做好就业蓄水池的工作

零工经济,做好就业蓄水池的工作

日期:05-23 19: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935

一身份转移这次疫情之后,我们正在迎来一场全社会的“身份转移”所谓“身份转移”其实指的是当下职业和过去职业相比,从传统意义上看,似乎显得变得没那么“光鲜”了。上到明星,下到包工头、毕业生,他们都在遭遇“

零工经济,做好就业蓄水池的工作(图1)

身份转移

这次疫情之后,我们正在迎来一场全社会的“身份转移”

所谓“身份转移”其实指的是当下职业和过去职业相比,从传统意义上看,似乎显得变得没那么“光鲜”了。

上到明星,下到包工头、毕业生,他们都在遭遇“身份转移”的。

罗永浩可能是吹响“身份转移”号角的第一人。

他从一位企业家,在抖音上变成售货员,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偿还离开科技的债务。

最具代表性的群体则是,浙江横店当地最近新注册外卖骑手人数创造历史新高,其中超七成来自群演队伍。一群横漂,暂时闭上逐梦演艺圈的双眼,成为外卖小哥。甚至,都市白领、健身教练等其他行业从业者,也开始送外卖。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工作报告中,提到了两个关键数据:

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6%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5.5%左右。

2020年,全社会恐怕正在要面临最难就业季。

谁来结网

20世纪80年代,英国首相夫人谈到福利国家制度时说:社会有一个梯子和一张安全网,梯子用来供人们自己努力改善生活,安全网则用来防止人们跌入深渊。

这些平台级互联网企业体系内的产品,成为了吸纳就业的最佳蓄水池:阿里(饿了么、盒马)字节跳动、滴滴、快手都是如此。

2019年5月发布过一份名为《制造业岗位都去哪了》的研究报告。

零工经济,做好就业蓄水池的工作(图2)

这份报告显示,大批制造业人口减流。分流到了住宿和餐饮业,批发和零售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租赁和和商用服务业。

“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这其实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饿了么、滴滴、抖音、快手这样的平台。

这段话如果深入理解会发现,新经济平台在政策制定者眼中,它更像是一个“就业蓄水池”

当然,“就业蓄水池”并不是对这些新经济平台的贬低。事实上,这种定位并非疫情后才开始,早在2015年滴滴创业进入高潮期时,决策层就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定位。这背后的考虑因素是多方面的:

当下我们所遭遇的“技术型失业”引发了一定的社会,部分人群生活需要得到保障和兜底。

国内制造业就业比重过低,不到20%,德国、都走过了制造业就业比重高达30%-40%的阶段,中国过早脱实入虚不符合当下国情。

部分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新经济存在一定泡沫,如O2O、直播潮、共享单车,过多社会资源投入导致配置失衡。

种种考量之下,新经济平台成为了最好的就业蓄水池。新经济平台的特点是,不需要太多技术含量,也不需要再就业培训,劳动者可以“即插即拔即用”

无论是送外卖还是开专车,都是如此。

你会发现,阿里为代表的平台级互联网企业很快适应了到了这一趋势。尤其是2018年阿里商业操作这个概念的提出,它同样也是阿里多方面思考的结果:

通过零售云、营销云、金融云、物流云等云化基础设施,帮助企业客户完成数字化转型。

这也是赋能中小企业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阿里对国内就业问题思考的结果。

也正好是在2018年,阿里对饿了么完成收购,加强了按需即时配送网络,对本地生活两大业务饿了么和口碑的整合,设立了新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

从这一系列举动就能看到,阿里其实结成了两张网。

一张网针对一批中小餐饮企业,毕竟民以食为天,这些餐厅企业其实是各地经济的毛细血管,也承载了无数就业。今年西贝员工进入盒马上班,其实就是在疫情就业危机下,阿里及时撒网餐饮企业。

一张网则是针对一批就业者,饿了么这样的送餐平台,可以承载起庞大的社会就业。像饿了么其实已经累计已为国家级贫困县30万骑手岗位。疫情以来,饿了么也已吸纳数十万新注册骑手。

这两张网,其实也构建起了一张庞大的零工经济社会协作网络。

零工经济

今年3月,《财新》在一篇名为《如何发展数字经济》的文章中有一段是说:

应当拓展就业渠道,用好共享经济、零工经济等新的经济形式,做好就业蓄水池的工作。

除了吸纳就业,成为社会失业缓冲阀的作用外,实际上互联网平台的临时就业岗位,也在形成面向未来的“零工经济”—这其实也是欧美发达国家同时在呈现的一种新经济现象。

这种现象在这次疫情之后同样在欧美市场进一步明显。

AppJobs Global在一篇数据报告中提到了今年3月疫情爆发之后各种“零工经济”的增长状况—其中快递员增幅惊人。

零工经济,做好就业蓄水池的工作(图3)

“就业蓄水”这四个字还是有些沉重,我们或许可以用另外一个视角去看待它的作用。

无论是送外卖还是开专车,其实都不丢人。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临时选择,它是一种Gap的方式。

饿了么发布的《2020饿了么蓝调研报告》则是显示,超过一半的骑手拥有“多重身份”

26%的骑手同时是小微创业者,4%为兼职自媒体博主,骑手们还有可能是司机、白领等。此外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加入到饿了么骑手这个行业中,骑手学历呈现逐渐走高的趋势。

虽然我并不想用这四个字来形容“零工经济”因为我们当下的社会环境远未到当年知青那种程度。

但实际上我想表达的是,“零工经济”它在客观上可能会起到的作用:

它会让一批面临生活选择、职业选择、未来选择的人在一个特殊环境中重新思考自我。

2019年,一篇名为《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在朋友圈刷屏,文章其实讲的是北大毕业生成为高薪白领之后遭遇迷茫,通过送外卖的方式对工作生活进行反思。

后来还有90后设计师放弃4万月薪转行送外卖的事件出现,4万的月薪却拦不住他逃离甲方的摧残和向往自由的心。

当然,在开专车时,在车里体验生活,见识世间百态,也不失为一种退而结网的选择。

要确定的是,这其实仅仅只是一种暂时的“蛰伏”它大概率意味着接下来的生活重归正轨。毕竟当年的知识青年之后,依旧还是回到了社会各行各业中坚岗位,而且创造出了更大的社会价值。

给网织网

零工经济这张“网”其实还需要法律保障的“网”才能真正生效。

“零工经济”的好处显而易见。

对于企业来说,可以有效人力资源,降低社会成本,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对于就业者来说,工作的灵活性和适应性,满足了自主安排生活的需要。

对于社会来说,可以有效地缓解全职人员的不足。

零工经济下的个体实际上在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方面缺乏支撑,而在进入零工之前,这些保障其实也是构成企业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

只有这样,互联网平台的零工经济才能得到真正的社会保障。

美国劳工部前部长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和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拉隆德(RobertLaLonde)在面对零工经济时都提出过他们的一些建设性主张:

其中每种提案的技术性细节不同,但是理念相同,都是为了减少零工经济中不稳定收入所带来的波动。收入保险既可以是失业保险的补充,也可以替代失业保险。

2015年12月,西雅图市议会投票赋予了Uber和Lyft司机集体谈判权。后来美国加州出台法案,涉及保护通过按需平台工作的独立临时工。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泽伊内普·托恩(Zeynep Ton)在其著作《理想用人策略》中提到:

一份好工作会有“体面的工资、体面的福利和稳定的工作时间”“员工能够良好表现,并在工作中找到意义和尊严”

END—

前南都、中经记者,关心技术、文化与人

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就业

就业是指一定年龄阶段内的人们所从事的,为获取报酬或经营收入所进行的活动。如果再进一步分析,则需要把就业从三个方面进行界定:1、就业条件,指在法定劳动年龄内,有劳动能力和劳动愿望;2、收入条件,指获得一定的劳动报酬或经营收入;3、时间条件,指的是每周工作时间的长度。在我国,16周岁以上,特殊职业需要18周岁以上才能就业。

标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