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财经> 面对眼下的艰难,才过了半年时间,对员工的离职

面对眼下的艰难,才过了半年时间,对员工的离职

日期:07-14 21:06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620

“去年的营收,将近1个亿,今年…”黄强用大拇指与食指弯成一个圈,指着空荡荡的工位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眼瞅着,2020年已经过去大半年,他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却几乎为0。黄强是北京一家旅行社郑州分公司的

“去年的营收,将近1个亿,今年…”黄强用大拇指与食指弯成一个圈,指着空荡荡的工位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眼瞅着,2020年已经过去大半年,他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却几乎为0。

黄强是北京一家旅行社郑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主要承接和分发国外游客进入中国的入境游业务。2019年,他们公司的入境游业务取得了八九千万元的营收,出境游虽然不多,也有三四百万元的收入,整个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但进入2020年之后,受到疫情影响,几乎再没有外国游客到国内游览,黄强所在旅行社的营收,也呈现出断崖式下跌,整个上半年,公司的出、入境游业务,几乎没有任何营收,员工的流失率也高达50%。

黄强的故事只是行业缩影。旅游业已经成为新冠疫情中受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旅行社则首当其冲。像黄强这样的从业者,每天都在盼着疫情早点结束、行业快点回暖,但大半年已经过去,绝大多数人尚未看到一丝复苏的迹象,其中有的人已经离开,有的人还在苦等。

营收成“负”

同样感受到疫情冲击的,还有河南大河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下称“大河国旅”董事长宋志云。以往,大河国旅每年的营收都有三四亿元,但今年也遭遇了断崖式下跌,甚至一度收入都出现了“负数”

宋志云说,由于从事国内游客出国旅游的出境游业务,每年,大河国旅都会提前向国外的宾馆、酒店及当地接待公司预交定金、房费等,同时,他们也会预收团费。春节之前,因疫情影响无法出团,大河国旅不得不把收上来的团费全部退还,收入全部打了水漂。更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当时国外尚未爆发大规模疫情,已经预交定金的宾馆、酒店说什么也不退还定金。这一出一进,公司没收到一分钱团费不说,还把提前预交的定金给搭进去了。

“公司没了业务,但该开支的款项却还得开支。”宋志云给第一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公司200多名员工,即便按照郑州市190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发放,每个月,仅人工成本就得开支40多万元。

黄强也说,即便现在公司没有收入,但每个月的固定办公开支却一项没有少,算来算去,最后被省下来的,竟然只有员工的人力开支。公司没了业务,员工的底薪只能按郑州市的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可这些收入,对于员工们来说,却是杯水车薪,才过了半年时间,黄强所在旅行社的员工离职率,已经高达50%。

对员工的离职,黄强也非常理解、同情,毕竟,谁都有家庭,得维持生活,很多员工,身上背着房贷、车贷。

“都是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有的还得每个月还房贷,咱也理解。”宋志云说,他们公司一些员工辞职后去做美团、饿了么骑手,收入都比没辞职的员工高好几倍。

倒闭、停业

但宋志云没放弃,他还在撑。“再坚持几个月,等疫情过去,我相信旅游业一定会复苏,一定会反弹。”可是,还是有一些旅行社最终没能挺过疫情,倒下了。

2020年4月26日,北京市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旅”向全体员工发布停工、停产,“因疫情原因…公司已处于停滞状态,恢复经营已无望。现公司已无力经营。”

作为一家成立于1956年的老牌公司,北京中旅是中国最早接待海外游客入境游的公司之一。眼瞅着这样一家老牌同行黯然倒下,黄强也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挥之不去的疫情,正在影响的,已经不仅是某个公司,而是整个旅游产业的上下游产业链。

以黄强所在公司为例,他们公司的入境游业务,不仅与国外旅行社合作,也与国内的地接社有合作。国外旅行社负责导流,即把国外游客介绍给他们,而地接社,则负责这些游客在当地的接待、服务工作。

现在,由于黄强所在公司的业务停滞,上、下游公司也都没了业务,一些地接社的导游,甚至干脆转行做起了微商。

“很多导游,本身就是自由职业者,特别是外语导游,队伍一旦稳定不住,对将来的入境游业务恢复,都会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黄强说,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是将来旅游市场回暖,他们公司的一些业务,可能也无法快速落地,甚至根本找不到具有外语导游的地接社对接,这才是整个行业最可怕的。

贸易和发展会议的预测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旅游业陷入“断崖式”的停滞状态。保守估计,将至少给旅业带来约1.2万亿美元的损失,一旦国际旅游业中断12个月,则将给全行业带来约3.3万亿美元的损失,相当于全球GDP的4.2%。

香港旅游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疫情暴发原来,全港已有38家旅行社倒闭、停业。

天眼查数据则显示,今年1月至5月,与旅游相关的企业,已经被注销、吊销了3万多家。其中,仅5月份,就有9000多家旅游企业被注销、吊销量最多,环比4月,这一数字增长了30.6%。

旅游业,这个占国内GDP总量11%、直接和间接就业7987万人的产业,正在进入生死关头。

活下去

从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下发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开始算起,整个中国的旅行社行业已经被“冰冻”了5个半月,该如何活下去,成为黄强、宋志云们最现实的考量。

最初,黄强看上的新业务,是口罩,但很快发现,口罩的外贸复杂程度,并不是他们这样的旅行社所擅长。后来又考虑过线上商城等,但经过多番探索,他们仍未找到属于自己的转型路径。但没有新的业务,整个公司就面临着坐吃山空。

“我们一个民营企业,没有后台,也没融资渠道,走一步看一步吧。”黄强说,现在,他们最大的期望,还是疫情能早点结束,让整个行业恢复常态。

好在,公司的骨干还在,国外也有一些旅行团开始预订2021年3月甚至以后的线路,这才让他们公司逐渐有一些进项,但相对于正常的业务而言,仍是杯水车薪。

宋志云则发现,自己公司的出境游客户,有很大的海外购物需求。于是,大河国旅开始着手打造海外购物平台。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同样让这些失去客源的免税店面临营收困境,最终,一些来自韩国、泰国、的免税店,与宋志云一拍即合。

6月6日,大河国旅专注于进口商品的零售、批发业务的海淘平台成立。不过,相对于之前每个月数千万元的营业额,海淘平台成立一个多月以来,总营业额也不多30多万元。

“公司的流还能再支撑几个月,再过几个月,如果旅游业还不好转,那我们只能得听天由命了。”面对眼下的艰难,宋志云的言语中透着无奈,但他同时认为,疫情也不全是坏事儿,譬如团队在疫情中得到了磨炼,也更认清了自己未来的路。

“疫情对旅业确实是磨难,但能在这么艰难的时刻还愿意留下来的,才是公司真正的骨干和未来的希望。”黄强也说,如果公司能熬过疫情,会优先向一起共度难关的员工股权等奖励措施。

文中黄强为化名

马纪朝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黄强

黄强,跳水运动员。曾与田亮搭档,获得2000年世界杯男子双人10米台冠军。2007年退役,但在2011年6月恢复训练,并于2012年与尼克松搭档,获伦敦跳水世界杯男子3米板铜牌。2018年10月31日,据马来西亚消息,马来西亚国家跳水队教练黄强被判性侵21岁女选手表面罪名成立,他或将被判最高20年监禁。

标签: 黄强 宋志云 大河国旅 疫情 旅行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