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股票> 昔日新三板市值榜首,30

昔日新三板市值榜首,30

日期:09-15 16: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184

品橙旅游作为“定制旅行第一股”的走客股份,曾获得知名天使投资人投资并站台,踩在出境定制游的风口上,营收规模持续扩大,但难掩持续亏损的困局。对接资本市场讲究的不仅是速度和效率,更要盈利。作为“专车第一股

品橙旅游作为“定制旅行第一股”的走客股份,曾获得知名天使投资人投资并站台,踩在出境定制游的风口上,营收规模持续扩大,但难掩持续亏损的困局。对接资本市场讲究的不仅是速度和效率,更要盈利。

作为“专车第一股”的神州优车,曾登上过新三板市值榜首。但随着瑞幸咖啡爆雷,神州优车收购北京宝沃资本运作中的瑕疵随即被放大,紧随而来的是旗下神州租车易手,多重打击之下,神州优车快速跌落新三板市值神坛。

昔日新三板市值榜首,30(图1)

走客股份:获知名天使投资人加持,高速增长却融不到钱

在此基础上,走客股份基本形成多元化的线上线下渠道、“艾黎思”专属旅行定制以及“艾黎思”标品自助的互联网+旅游模式。同年8月,走客股份完成股改,并更名为上海走客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走客股份)

2016年1月22日,专注于目的地为欧洲的高品质特色小众游的走客股份正式挂牌新三板。在走客股份举行的新三板挂牌发布会上,包括徐、杨向阳和蔡文胜在内,以走客股份天使股东身份亮相。据公开显示,2013年和2014年,走客网络获得杨向阳、徐、蔡文胜的两次天使轮融资。2015年6月,走客股份获得股东1500万元A轮融资。

对于,蔡文胜等天使投资人的站台,走客股份创始人兼CEO的黎晨曾无不感慨道:“主动放弃美元融资、坚决冲刺新三板得益于股东们尤其是蔡文胜的大力支持,他多次鼓励我们对接资本市场一定要讲求速度和效率,唯快不破。”从实际情况来看,走客股份从启动挂牌到挂牌交易,仅用时约半年,速度不可谓不快。但在走客股份对接到新三板市场后,就再也没有获得过直接融资。

昔日新三板市值榜首,30(图2)

2017年,走客股份营收规模继续扩大的同时,虽然其定制游业务依然保持增长,但已不再占据优势,相反非定制游业务已成为支撑其营收规模的。与此同时,新上线的超级行程单业务崭露头角,并成为走客股份新的利润增长点。

2018年,走客股份相继失去定制游和非定制游业务优势,其业务重心逐渐转移到更高毛利的超级行程单业务上。2018年,走客股份实现营收7381.90万元,同比增长11.67%。

虽然,走客股份营收规模保持高速增长,但其并未扭转持续亏损的现状。值得欣慰的是,走客股份亏损规模在连年降低。即便如此,也难以掩盖走客股份流缺乏,负债率快速增长的现实。

2017年6月,走客股份曾计划以22.50元/股,发行90万股,募集约2025万元补充流动资金。但这次募集计划,最终不了了之。取而代之的,是走客股份走上了抛售资产之路。2018年,走客股份以30万元的价格将南通走客国旅(原连云港假日国旅)出售;处置A-E Link GmbH 车辆,获利10.43万元;向控股股东续借560万元以补充流动资金。2016年至2018年,走客股份负债率从27.65%,攀升到85.55%;而在2019年上半年,走客股份的负债率更是达到107.40%。

虽然,超级行程单项目给走客股份扭亏为盈带来新希望,但该项目持续投入及成本较高,导致走客股份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未弥补亏损达实收股本总额三分之一。经过近十年的摸索,走客股份定位中高端人群的定制游受众小、难以规模化的劣势愈加明显,导致成本高、收益小的风险愈加突出。

2020年初,随着疫情的发展,作为境外全资子公司的A-E Link GmbH,受境外疫情影响,迟迟无法进行审计;与此同时,走客股份的出境业务也受到影响。但实际上,造成今日走客股份困局的根本原因并非疫情,疫情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走客股份原本的走向。

神州优车:年度报告遭“截杀”新三板市值神话破灭

对于无法按时提交2019年度报告的原因,神州优车给出的解释是:7月31日,公司收到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认定公司在2019年1月17日前就已取得了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控股权,且公司应在2019年1月17日后将北京宝沃纳入财务报表中。但神州优车认为:作出的结论与事实不符,公司已正式发起听证程序,相关程序尚未完成。而的上述拟认定结论对神州优车审计工作形成了较大影响,由此导致2019年度报告难以按期披露。

神州优车作为一家深度聚焦出行和汽车全产业链的大型高科技企业集团,旗下知名品牌包含网约车平台神州专车、租车平台神州租车、汽车品牌宝沃汽车等。2016年7月22日,顶着“专车第一股”光环的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随即,神州优车便受到资本市场追捧,市值高达418亿元。

昔日新三板市值榜首,30(图3)

2017年4月,神州优车获得46亿元战略投资,投资方为银联创投、浦银安盛、谷欣投资和中金启元。同年7月,神州优车再获24亿元融资,投资方为人保资产股权投资计划。2018年4月,神州优车更是凭借近百亿营收和迅速收窄的亏损,以466亿元市值登上新三板市值榜榜首。

与此同时,神州优车传出IPO疑云。为让财务指标符合IPO标准,神州优车在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耗时半年,以22.62亿港元的收购价获得神州租车(0699.HK)14.54%股份。

但神州优车并未上市,而是奔赴下一程资本运作。

其中,神州优车2019年一季报涉嫌少计资产不少于96.23亿元,占当期资产总额的58.32%;2019年半年报涉嫌少计资产不少于101.86亿元,占当期资产总额的64.05%。这也成为了神州优车无法按时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主要原因。

此外,收购北京宝沃的喜悦仅持续了不到一年时间。2020年4月,北京宝沃就面临债务重组危机。最终北京宝沃与北汽福田就其中约40亿元债务达成重组协议,原应偿还的借款本息将得到分步冲抵。而后,神州优车经历Amber Gem、上汽集团以及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一波三折之后,终于清仓掉手中的神州租车股份,并在资金上获得了一定的缓冲空间。

作为与瑞幸咖啡“师出同门”的神州优车,自瑞幸咖啡爆雷以来,神州优车股票频频面临停牌、暴跌。受此影响,神州优车股价一路大幅下挫,神州优车报价已不足1元,市值蒸发超400亿元,现市值不足30亿元。昔日新三板市值榜首,如今已跌落神坛。

标签: 神州优车 股份 神州 优车 蔡文胜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