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股票>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

日期:04-05 11: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794

“47%的音乐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58%的音乐人音乐收入仅占总收入的0-5%”做音乐不如扫大街?直到15年“最严版权令”《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颁布,国家对音乐版权的

“47%的音乐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58%的音乐人音乐收入仅占总收入的0-5%”做音乐不如扫大街?

直到15年“最严版权令”《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颁布,国家对音乐版权的保护发生质的飞跃。近两年,随公众付费听音乐习惯慢慢养成,音乐变现渠道多元化,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

去年底发布的《2020年中国音乐人报告》里,仅一年时间,音乐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的占比已经下降到22%,音乐收入占总收入5%以内的比例也降至24%,音乐人的收入状况明显好转,正走出“温饱”困局。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1)

而近期,业内诞生了一份《2020华语数字音乐年度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由TME旗下的由你音乐研究院起草,从这本被称为“业内首份”的白皮书中,犀牛君看到了些令全体华语音乐人为之振奋的动向。

新歌增216%、新歌手翻倍

216%、74.8万。

这是《白皮书》公布的第一组重磅数据。前者是2020年华语新歌的同比增长幅度,后者是2020年全年生产的新歌数量,其超过了2017-2019三年的总量。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2)

新歌暴涨背后,相伴随的,是行业新人的涌入。歌手端,2020年首次发歌的华语新歌手同比19年扩大了一倍多;词曲端,2020年首次参与作曲和作词的创分别同比增长了33%和28%。

“新”是这份《白皮书》传递给我们的头号关键词。而于音乐行业而言,新歌、新人为市场带去了源源不断的活力和创造力。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3)

或可从两个维度去理解这批行业新人,一来,当下音乐学习的线上渠道愈发便利,很多人因自学音乐进阶为创;二来,《2020年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我国音乐人平均年龄约24 岁,他们中有一大帮擅于用音乐抒发表达欲的Z世代年轻人。

基于这两点,他们普遍具有唱作能力强的特点。《白皮书》称,2020年首次发行歌曲即参与词曲创作的歌手达2.3万人,在全年发行新作的唱作歌手中占比54%,爱用音乐创作表达态度、个性的后浪们正奔涌入此行。

另一些侧面也在证明新音乐人的“年轻态”去年的音乐综艺里,无论是主打乐团概念的《明日之子第四季》还是B站首档嘻哈音综《说唱新世代》都展现了海量年轻、活力的音乐唱作人群像,贡献了《她和她和她》《咆哮》等表达深刻、质量上乘的爆款新曲。

内容上,《白皮书》显示,2020年的音综内容正从“经典内容”向“新生内容”转移。全年破千万播放的综艺歌里,新歌占比54%,歌曲占比达到66%,仅《明日之子》一档节目就推出了超百首歌曲。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4)

短平台则是另一个新音乐人“培养器皿”据《白皮书》统计,快手上的音乐类短创超20万,涵盖流行、山歌、乐器等领域。而从去年的《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里也可获知,仅2020年上半年,抖音的音乐人入驻就增长了近3万。

对任何行业来说,新人的批量进入都代表市场发展的前景向好。这波新音乐人崛起的浪潮,延展了人们对音乐产业的无限想象。

版权规范化、平台齐“共创”

那么,这波新人潮究竟因何而来?

显然,音乐人从市场中获得回报的提升是第一动因,且这一切的基础条件是音乐版权市场的规范化。

去年11月,十三届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著作权法》的决定,新增了数字音乐侵权门类、明细了侵权赔付金额、音乐人获酬权扩增,等于从国家政策层面加大保障音乐人版权收益的力度。

上个月,快手领先全行业发布了新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与563家音乐公司签约,实现了100多万首音乐的版权共享,为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这是平台层面为音乐人的版权收益兜底。

在《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里,通过300多份的问卷调研发现,在收入上涨的音乐人当中,有38.22%的音乐收入主要为版税。可见,版权市场的规范对音乐人收入的长线影响颇深。

版权市场的规范化,令发表过作品的音乐人能长期获益。但对新兴的音乐创而言,当务之急是解决作品曝光难、推广难、收益难的“三难”困境。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5)

数字时代,音乐平台“泛化”受惠于音乐流媒体、短平台的“扶持计划”那些原本不会被唱片公司垂青的音乐人群体,不仅得到了最直接的资金、流量支持,更获得了曝光、发行、推广作品的一条龙服务。

近年来,通过云音乐的石头计划、云梯计划,音乐、快手的亿元激励计划,音乐人的原力计划,抖音的看见音乐计划等,各大音乐流媒体纷纷投入数亿,发掘音乐“新鲜血液”促成音乐人实现收入翻番。

作品“共创”方面,快手联合音乐推出过“12号唱片”创作大赛及作品专辑,助力王靖雯不胖、孟颖等创发行热曲;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产出了《听见,看见》《国韵潮声》音乐合辑,贰茉儿、海来阿木凭其作品《帝王花》《点歌的人》打响知名度;云的扶持计划则捧红了隔壁老樊、颜人中等乐坛新晋唱作人。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6)

去年一年,得益于平台扶持计划的“开花结果”全年歌曲数量触达110万+,音乐人人数增长高达131%。作品、音乐人增长背后,都是音乐人收入的陡增,去年7月,音乐人成立三周年就曝露过数据:三年间,音乐人共为音乐人带去了5.9亿+的收入。

告别唱片公司垄断音乐发行的年代,云、音乐对音乐人大力扶持,短平台助推音乐创、实现发片梦想,这些数字音乐平台俨然成了“新时代的唱片公司2.0”

变现路径多、出圈“组合拳”

国内音娱行业是全球最复杂的市场之一。

短几乎重塑了音乐宣发这件事。通过将音乐“化”一方面,音乐可作为人人皆可用的BGM为短“配乐”数度传播,《白皮书》称,快手上高达85%的会使用配乐;另一方面,音乐人可借创意二创持续吸粉,为下一步“变现”做积累。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7)

当下,直播已成为音乐人重要的长线收入。《2020年音乐人报告》显示,被调查的三千多人里,有 37%的音乐人有直播行为,他们当中有62%获得过直播收入,更有28%的音乐人年收益在1万元以上。

除音乐宣发和变现外,音乐人的“出圈”走红也比过往更容易。短平台是的孵化厂,而一首往往可快速推红其演唱者。《少年》的原唱梦然、翻唱《讲真的》走红的刘宇宁、乃至唱红《野狼Disco》的宝石老舅,都可谓一曲出圈,甚而一步步跻身主流音乐圈。

音乐综艺更与短一道,助推音乐人打出“出圈”走红的组合拳。去年的《歌手·当打之年》《我是唱作人》令短红人隔壁老樊名声再上一层楼;同样从短走出的刘宇宁早前登上过《歌手2019》踢馆,为大热剧《冰糖炖雪梨》演唱过片尾曲,圈粉无数,大有晋升为流量歌手的势头。

音乐人正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图8)

音综也为音乐人的商业变现打开通路。当下的音综往往融入年轻人潮流文化,品牌主们为打年轻人市场,常会与音综展开跨界营销,如雪碧选择《乐夏》的新裤子乐队合作主题曲《渴不停》伊利脱脂牛奶邀来《中国新说唱》的满舒克合作CBA复赛推广曲。

据《白皮书》显示,2020年,通过歌曲进行品牌营销的品牌数量达到83个,同比去年增长48%,全年品牌合作歌曲突破百首,音乐综艺+异业营销为音乐人的商业变现双重赋能。不夸张地说,短+音综让时下的音乐人几乎与“怀才不遇”说再见。

如今,随音乐版权规范化、各平台扶持、音乐娱乐业变现通路增多,音乐人确实比过往更有出路。但《2019年中国音乐人报告》曾提到,中国音乐人的平均收入只有世界同等收入的9%,国内音乐人的收入仍低于世界水平。音乐人们的生存状况确实变好了,但他们的“盛世”还未到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音乐

音乐是一种能够产生共鸣效果的声频,出自人类本体的最初生命运动,它们伴随人类产生而产生,伴随人类起源而起源,伴随人类发展而发展。它们不是人类身外之物,也不是人类最初的物质生产,而是一开始就是一种富有情感的感于外物存在的人类最初精神活动的产物。音乐也是反映人类现实生活情感的一种艺术(英文名称:music;法文名称:musique;意大利文:musica)。音乐可以分为声乐和器乐两大类型,又可以分为古典音乐、流行音乐、民族音乐、乡村音乐、原生态音乐等。在艺术类型中,音乐是比较抽象的艺术。音乐从历史发展上可分为中国古代音乐和西方音乐。中国古代理论基础是五声音阶,即宫、商、角、徵、羽,而从西方传过来的是七声音阶。音乐让人赏心悦目,并为您带来听觉的享受。一般一首音乐时长在3分28秒左右,让人更加享受每首音乐的时间。

标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