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股票>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

日期:02-14 11: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266

你复工了吗?你的公司还好吗?眼下行业陆陆续续开始复工,公司内线上办公与线下上岗结合进行、没法开门营业的影城开始线上售卖库存商品谋求生存、以横店为代表的影视城也开始分阶段恢复剧组摄制工作…如果积极点说,

你复工了吗?你的公司还好吗?

眼下行业陆陆续续开始复工,公司内线上办公与线下上岗结合进行、没法开门营业的影城开始线上售卖库存商品谋求生存、以横店为代表的影视城也开始分阶段恢复剧组摄制工作…如果积极点说,行业正在缓慢地努力地爬起来,如果实诚点说,整个行业依然在这次疫情阴霾下沉重前行。

此次疫情对整个行业造成的重击是毫无疑问的,而作为行业内的基础组成部分—影视公司们,也直接面临着伴随疫情而产生的多面问题,有的公司项目停了、有的公司调整了第一季度的工资发放、还有的公司开始思考调整业务发展方向,在一起拍(ID:yiqipaidianyinga)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大家也从自身情况出发谈到了自家公司所面临的不同问题。疫情危机之下,谁都不好过,但大家也都得一起过,怎么过呢?听听这些影视公司的老板们怎么说。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1)

黑云压城

坏一次又一次地袭来,都让人被打击得有些麻木了,春节档消失、全国范围内院基本关门、影视剧组全面停工、影视拍摄基地临时闭园,其中最严峻的问题就是剧组停工,无生产便无产品、无产品便无、无便无盈利,更不要说行业被按下暂停间期间各个影视公司所消耗掉的大量成本。

除网络公示信息中《大江大河2》《有翡》等剧组停工,采访中春秋时代董事长吕建民也表示,自己公司目前正在筹备当中的两个项目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一部是雇佣兵题材的军事动作片《佣兵》按照正常计划,影片已经完成了在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家和地区的勘景工作,年后剧组就会启动拍摄,但目前拍摄计划可能要延后;另一部与中央政法委接洽、五百导演合作的扫黑题材影片《扫黑》也是类似情况。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2)

同时,无限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也提到,受疫情影响,目前公司投资的网络剧和已经有四个项目停机了,待疫情过去,项目会尽快开机,迈入正轨;而在恒业影业方面,原计划5月份开拍、春节之后开始在全国做演员海选的《中国乒乓》项目进度也受到一定影响,因为项目暂停,也会直接导致产业链下游无工可开,包括发行、营销、放映等接续环节都会依次受到影响。

例如在发行方面,春节档、情人节档以及整个2月影片全部撤档,市场全年的档期阵脚也被打乱,全年内影片的发行计划都要做出相应调整,其背后相对产生的发行成本也随之增加。眼下市场上仍然没有上映计划,对于发行公司来说这自然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例如1月底聚合影联就发出—“公司被迫决定,今起至3月31日人员请于所在地原地待岗,待岗期间京人社劳【2020】11号文件《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维护劳动关系稳定有关问题的》第二条最后一款‘企业按照不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基本生活费用’的规定执行“即员工在停工待业期间仅有1540元的基本生活费。从影联遭遇的危机中可以窥见,行业内发行公司们也经受着考验。

再如在营销公司层面,项目的减少甚至停滞,也直接影响到营销公司的工作状态,就像正经熊CEO邵彦祖所说:“冲击最大的就是在影视服务行业,因为大河没水了,小河怎么可能涨起来呢。”

当然,位于整个产业链终端的放映环节也是受此次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部分,大盘数字停止跳动了多少天,影院们就跟着关门了多少天,最近也可以看到如苏宁、大地等影城迫于无奈将库存商品进行线上售卖,但这项微乎其微的回本方式对于影院成本的大量流失也是九牛一毛。而从目前的疫情局势来看,影城状况在未来短期内也不容乐观,就算三月底四月初开始有影片上映、影城开门,但大众心理上的隐患也会让院线的复苏更加缓慢、让影城恢复往日生机的过程更加漫长。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3)

在行业灾难之下,大家都过得很辛苦,而更让人焦心地是,目前我们依旧尚未看到曙光。有业内人士表示:“照目前这个情况,肯定会有一批公司很难撑下去,这个也不用去避讳它。很多大的公司也都在说这个问题,比如说三四个月没有收入、租金是照付的、员工也不可能给人减薪,这个从道理上也说不过去,时间久了正常老板也撑不住了。”

但是此次疫情的突发性及所导致系列危机广阔蔓延范围,仍然让整个行业尚处于迷茫和黯淡之中。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4)

后会有期

身处于未知尽头的黑暗中,但总还是要寻找希望,也依然要为终将会到来的光明做好准备,行业需要被救,同时也要进行积极自救,面对当下的形势,几位影视公司的老板们也从各自公司情况出发,了他们的思考。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5)

在保障公司基本运转的同时,做好项目储备和筹备也是眼下重要且为数不多可以做的事情,《气球》项目的执行制片人王磊说到:现在最适合做的就是前期案头工作,做项目。这个时间是最好的,一两个月可以干一个剧本出来,这就是金矿,未来有了剧本,这个行业才能发展起来。受疫情影响,未来市场上的项目数量相比去年或许会再度减少,现场拍摄目前是实现不了了,对于创来说也唯有筹备和打磨内容了。此前第一导演采访的11位导演中,大多数导演也都表示疫情持续的未来自己的计划就是写剧本继续写剧本

再如春秋时代,眼下的两个项目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吕建民也表示:“短期应对疫情,在尽量保证员工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有限度地推进项目的筹备工作,不会完全彻底终止,但会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风险。长期规划还是要看短期计划实现的情况才能具体讨论,目前形势不太明朗,真的不好说下一步的规划是什么。“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6)

而在此次行业性灾难中,也有人开始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例如在行业陷入灰暗的同时,也有如游戏、短领域迎来流量新高峰,所以邵彦祖也开始思考行业与整个娱乐行业的关系:“你会发现一个现象,不是所有人的必需品,但娱乐是。对于影视服务中小企业来讲,如何才能更好的抗击风险?解决方案就是要么等着大河涨水,要么做个‘挖井人’只是产业里的单品,娱乐才是母体。”

从发行市场来看,此区域的复苏基本依靠新片上映的带动,例如恒业影业原定于情人节档和3月初上映的影片都受到了影响,陈辉表示未来市场中会经历三个周期,恢复期、转折期和稳定期,其中发行工作受影响较大的是在恢复期,因为观众不会那么快就回到影院中来。从恒业发行的角度去看,未来恒业会在这个周期当中选择一些体量不大但具备话题度和刺激性的影片投放市场,例如版《阳光姐妹淘》意大利版《看不见的客人》《数码宝贝》等。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影片,首先是想利用影片的话题性和刺激性吸引观众,同时因为投资成本低,就算不要非常高的票房也可以获取一定的收益。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7)

至于营销公司呢?麦特文化董事长兼CEO陈砺志表示“营销项目没有受到影响,因为我们通常都会在春节档之后让整个团队有一个长休调整期,差不多新项目要五一才会上映,如果疫情结束得早,五一档期应该会恢复。”对于无限自在的院线营销业务,朱玮杰也直言:“与行业共抗风险,共同接受现实。做好下半年院线项目的筹划工作。“

与此同时,在疫情期间受到主要影响的项目应该在复苏期内优先得到帮助和支持,以被迫停工的剧组为例,最大力度地让他们减少损失并迅速恢复生产状态是最关键的,而除了来自政府相关部门的帮扶,行业应该履行契约精神,停工剧组成员在疫情结束后迅速回到组内完成生产工作,保证项目最终完成。

可以看到,当下的艰难是有的,但大家的信心和乐观也是有的,采访中的多位影视公司老板分别站在各自公司不同的情况和角度,但也都代表了整个行业百态当中的一种声音,这是截至目前我们面临着的前所未有的难关,我们共同身处于惊涛骇浪之中,无人是幸运儿。

但我们所等待的未来也还是会到来的,希望没有人在这场暴风雨中倒下。你复工了吗?你的公司还好吗?

眼下行业陆陆续续开始复工,公司内线上办公与线下上岗结合进行、没法开门营业的影城开始线上售卖库存商品谋求生存、以横店为代表的影视城也开始分阶段恢复剧组摄制工作…如果积极点说,行业正在缓慢地努力地爬起来,如果实诚点说,整个行业依然在这次疫情阴霾下沉重前行。

此次疫情对整个行业造成的重击是毫无疑问的,而作为行业内的基础组成部分—影视公司们,也直接面临着伴随疫情而产生的多面问题,有的公司项目停了、有的公司调整了第一季度的工资发放、还有的公司开始思考调整业务发展方向,在一起拍(ID:yiqipaidianyinga)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大家也从自身情况出发谈到了自家公司所面临的不同问题。疫情危机之下,谁都不好过,但大家也都得一起过,怎么过呢?听听这些影视公司的老板们怎么说。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8)

黑云压城

坏一次又一次地袭来,都让人被打击得有些麻木了,春节档消失、全国范围内院基本关门、影视剧组全面停工、影视拍摄基地临时闭园,其中最严峻的问题就是剧组停工,无生产便无产品、无产品便无、无便无盈利,更不要说行业被按下暂停间期间各个影视公司所消耗掉的大量成本。

除网络公示信息中《大江大河2》《有翡》等剧组停工,采访中春秋时代董事长吕建民也表示,自己公司目前正在筹备当中的两个项目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一部是雇佣兵题材的军事动作片《佣兵》按照正常计划,影片已经完成了在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家和地区的勘景工作,年后剧组就会启动拍摄,但目前拍摄计划可能要延后;另一部与中央政法委接洽、五百导演合作的扫黑题材影片《扫黑》也是类似情况。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9)

同时,无限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也提到,受疫情影响,目前公司投资的网络剧和已经有四个项目停机了,待疫情过去,项目会尽快开机,迈入正轨;而在恒业影业方面,原计划5月份开拍、春节之后开始在全国做演员海选的《中国乒乓》项目进度也受到一定影响,因为项目暂停,也会直接导致产业链下游无工可开,包括发行、营销、放映等接续环节都会依次受到影响。

例如在发行方面,春节档、情人节档以及整个2月影片全部撤档,市场全年的档期阵脚也被打乱,全年内影片的发行计划都要做出相应调整,其背后相对产生的发行成本也随之增加。眼下市场上仍然没有上映计划,对于发行公司来说这自然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例如1月底聚合影联就发出—“公司被迫决定,今起至3月31日人员请于所在地原地待岗,待岗期间京人社劳【2020】11号文件《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维护劳动关系稳定有关问题的》第二条最后一款‘企业按照不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基本生活费用’的规定执行“即员工在停工待业期间仅有1540元的基本生活费。从影联遭遇的危机中可以窥见,行业内发行公司们也经受着考验。

再如在营销公司层面,项目的减少甚至停滞,也直接影响到营销公司的工作状态,就像正经熊CEO邵彦祖所说:“冲击最大的就是在影视服务行业,因为大河没水了,小河怎么可能涨起来呢。”

当然,位于整个产业链终端的放映环节也是受此次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部分,大盘数字停止跳动了多少天,影院们就跟着关门了多少天,最近也可以看到如苏宁、大地等影城迫于无奈将库存商品进行线上售卖,但这项微乎其微的回本方式对于影院成本的大量流失也是九牛一毛。而从目前的疫情局势来看,影城状况在未来短期内也不容乐观,就算三月底四月初开始有影片上映、影城开门,但大众心理上的隐患也会让院线的复苏更加缓慢、让影城恢复往日生机的过程更加漫长。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10)

在行业灾难之下,大家都过得很辛苦,而更让人焦心地是,目前我们依旧尚未看到曙光。有业内人士表示:“照目前这个情况,肯定会有一批公司很难撑下去,这个也不用去避讳它。很多大的公司也都在说这个问题,比如说三四个月没有收入、租金是照付的、员工也不可能给人减薪,这个从道理上也说不过去,时间久了正常老板也撑不住了。”

但是此次疫情的突发性及所导致系列危机广阔蔓延范围,仍然让整个行业尚处于迷茫和黯淡之中。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11)

后会有期

身处于未知尽头的黑暗中,但总还是要寻找希望,也依然要为终将会到来的光明做好准备,行业需要被救,同时也要进行积极自救,面对当下的形势,几位影视公司的老板们也从各自公司情况出发,了他们的思考。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12)

在保障公司基本运转的同时,做好项目储备和筹备也是眼下重要且为数不多可以做的事情,《气球》项目的执行制片人王磊说到:现在最适合做的就是前期案头工作,做项目。这个时间是最好的,一两个月可以干一个剧本出来,这就是金矿,未来有了剧本,这个行业才能发展起来。受疫情影响,未来市场上的项目数量相比去年或许会再度减少,现场拍摄目前是实现不了了,对于创来说也唯有筹备和打磨内容了。此前第一导演采访的11位导演中,大多数导演也都表示疫情持续的未来自己的计划就是写剧本继续写剧本

再如春秋时代,眼下的两个项目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吕建民也表示:“短期应对疫情,在尽量保证员工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有限度地推进项目的筹备工作,不会完全彻底终止,但会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风险。长期规划还是要看短期计划实现的情况才能具体讨论,目前形势不太明朗,真的不好说下一步的规划是什么。“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13)

而在此次行业性灾难中,也有人开始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例如在行业陷入灰暗的同时,也有如游戏、短领域迎来流量新高峰,所以邵彦祖也开始思考行业与整个娱乐行业的关系:“你会发现一个现象,不是所有人的必需品,但娱乐是。对于影视服务中小企业来讲,如何才能更好的抗击风险?解决方案就是要么等着大河涨水,要么做个‘挖井人’只是产业里的单品,娱乐才是母体。”

从发行市场来看,此区域的复苏基本依靠新片上映的带动,例如恒业影业原定于情人节档和3月初上映的影片都受到了影响,陈辉表示未来市场中会经历三个周期,恢复期、转折期和稳定期,其中发行工作受影响较大的是在恢复期,因为观众不会那么快就回到影院中来。从恒业发行的角度去看,未来恒业会在这个周期当中选择一些体量不大但具备话题度和刺激性的影片投放市场,例如版《阳光姐妹淘》意大利版《看不见的客人》《数码宝贝》等。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影片,首先是想利用影片的话题性和刺激性吸引观众,同时因为投资成本低,就算不要非常高的票房也可以获取一定的收益。

疫情危机之下,对于业内一些影视公司负责人的采访过程中(图14)

至于营销公司呢?麦特文化董事长兼CEO陈砺志表示“营销项目没有受到影响,因为我们通常都会在春节档之后让整个团队有一个长休调整期,差不多新项目要五一才会上映,如果疫情结束得早,五一档期应该会恢复。”对于无限自在的院线营销业务,朱玮杰也直言:“与行业共抗风险,共同接受现实。做好下半年院线项目的筹划工作。“

与此同时,在疫情期间受到主要影响的项目应该在复苏期内优先得到帮助和支持,以被迫停工的剧组为例,最大力度地让他们减少损失并迅速恢复生产状态是最关键的,而除了来自政府相关部门的帮扶,行业应该履行契约精神,停工剧组成员在疫情结束后迅速回到组内完成生产工作,保证项目最终完成。

可以看到,当下的艰难是有的,但大家的信心和乐观也是有的,采访中的多位影视公司老板分别站在各自公司不同的情况和角度,但也都代表了整个行业百态当中的一种声音,这是截至目前我们面临着的前所未有的难关,我们共同身处于惊涛骇浪之中,无人是幸运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疫情

【拼音】yìqíng【注音】ㄧˋㄑㄧㄥˊ【条目】疫情【引证解释】[epidemicsituation;informationabouttheappraisalofanepidemic]疫病的发生和蔓延疫病的发生和发展情况。如:疫情严重。重大动物疫情是指高致病性禽流感等发病率或者死亡率高的动物疫病突然发生,迅速传播,给养殖业生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危害,以及可能对公众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造成危害的情形,包括特别重大动物疫情。一类动物传染病是指对人畜危害严重、需要采取紧急、严厉的强制预防、控制、扑灭措施的疫病。

标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