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理财> 重振狗不理,国有老字号摇身变私企,两个狗不理的八年对决

重振狗不理,国有老字号摇身变私企,两个狗不理的八年对决

日期:05-21 10: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869

根据公告,狗不理食品从5月11日起终止股票挂牌。终止上市的原因,狗不理食品解释称,“公司根据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的需求,结合自身业务发展需要以及当前实际经营状况”决定终止挂牌。其实,此前狗不理的

根据公告,狗不理食品从5月11日起终止股票挂牌。终止上市的原因,狗不理食品解释称,“公司根据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的需求,结合自身业务发展需要以及当前实际经营状况”决定终止挂牌。

重振狗不理,国有老字号摇身变私企,两个狗不理的八年对决(图1)

其实,此前狗不理的上市之路就走得比较坎坷。2005年,天津同仁堂以1.05亿元竞拍下狗不理的品牌,参与狗不理的改制,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2012年,狗不理集团寻求在中小板上市,但是2014年7月,发布“2014年度首次公行股票申请终止企业名单”狗不理集团位列其中。 母公司上市失败,2015年,狗不理集团旗下狗不理食品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满打满算,狗不理从登录新三板到终止上市,还差五个月才到五年时间。为什么狗不理会做出如此决定?背后究竟有哪些隐情?

153轮竞价拍下的狗不理

经过了153轮的竞价之后,2005年2月28日中午,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1.06亿元拍下了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狗不理”的国有产权及其对子公司所持有的股权。这场被称为“靓女先嫁”的国有企业改制,最终以具有国有背景的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获胜告终。

资料显示,天津同仁堂的前身是1644年建立与天津针市口建立的张家药铺,1788年挂上“京都同仁堂张家京药铺”的招牌而成为北京同仁堂的天津分店。1956年公私合营后成为“公私合营天津同仁堂制药厂”在1960年代先后被更名为“先锋中药厂”“天津第四种药厂”等名,1989年恢复“天津同仁堂制药厂”的老。

2002年,天津同仁堂改制为股份制企业,天津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原天津同仁堂的存量资产2000万元入股,占股40%,其法定代表人刘振武出任天津同仁堂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民营企业家张彦森出资1700万元,占股34%,出任企业副董事长和总经理;张彦森的弟弟张彦明出资250万元,占股5%;另有天津西青区经济总公司、天津有线电视台占有1050万元的股份。

1959年12月3日出生的张彦森来自中国杂技之乡河北吴桥,1971年加入天津杂技团,1993年下海经商,先是开出租车,后是成立广告公司,2000年前后进入餐饮行业。整合天津同仁堂之后,张彦森又整合了天津另一个老宏仁堂药业有限公司。到狗不理改制,他直接抓住了狗不理。

狗不理尽管是天津的老企业,2005年之前作为国有企业在缓慢发展,也有不少的物业。据曾经在改制前的狗不理担任副总经理的何俊伟介绍,当时狗不理的物业包含山东路的总店的房产和2.5亩土地、和平餐厅、大沽路的二分店3层楼、成都道的一个技校、劝业场400多平米的柜台、辽宁路的几个门面、杨福荫路的和平区食品公司保健站1000多平米的房子等。

何俊伟表示,当时狗不理的债务只有500多万,2004年的营业收入达到7500多万元。和平区二商局还将处于建设路的东方饭店划给狗不理,狗不理投资1000多万装修后改造成了狗不理大酒店,并没有给狗不理带来资金上的压力。当时和平区准备对狗不理进行改制,先是计划实行层收购,让层出资2000万左右,就将狗不理卖给层,但遭到了层压价,最后决定将狗不理拿到天津市产权交易市场挂牌出让。

天津市和平区政府的文件显示,截止到2003年12月31日,天津狗不理公司的净资产评估为3696.78万元,账面资产评估总额为11746.41万元。两个数据相差8000万元的原因是狗不理有负债。和平区政府的一份文件显示,狗不理的一笔2000万元的负债于1999年为另一家企业所做的贷款担保,历经2002年、2004年两次两年的续期。

不过和平区政府的改制政策是将应当支付给原狗不理集团员工的大病统筹资金、房屋补贴、老离退休补贴和给员工的补偿费等扣除后,余下1520万元资产用于出售,吸引社会资金进入,重振狗不理。何俊伟表示,2005年春节前此一传出,很快就有浙江同方、天津浩天、天津麦购、广东德豪润达和杭州祐康食品有限公司五家企业报名,有的企业迅速缴纳了保证金。

天津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狗不理集团”法务部部长魏显波介绍,在狗不理股权开拍前一周,天津同仁堂集团总经理张彦森在香港看到了媒体对狗不理即将要拍卖的,立即让同仁堂准备资料,最后硬挤进了拍卖现场,举牌购买。

财经杂志的现场报道显示,在开拍的最初一个多小时,举牌竞买的主要有浙江同方、天津同仁堂、天津麦购、广东德豪润达四家。天津浩天和杭州祐康在整个拍卖过程中没有举过一次牌。在4000万元的价码叫出后,天津浩天与广东德豪润达先后退出角逐,拍卖较量最终在天津同仁堂和浙江同方两者之间进行。到达1.06亿元的加价过后,天津同仁堂如愿买走狗不理。

两次神秘转股后渐成私人公司

2005年4月6日,被收购后的“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办理工商登记手续,正式变更为“天津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一家新公司的面貌面世。在新狗不理集团中,注册资金为5500万元,天津同仁堂为大股东,出资4519.2413万元,占股82.17%,其中出资为3000万元,剩余1519.2413万元为狗不理的固定资产出资。

狗不理集团另外17.83%的股权属于原狗不理公司的职工持股会持有,共计980.7587万元,该部分资金于狗不理公司改制时应当支付而未支付给员工的补偿金。天津和平区政府的文件显示,狗不理公司改制时,应当享受补偿的员工数为565名,按照每人每月补偿1309元的标准,共计10242个有效补偿月,共计13406778元。

魏显波表示,补偿金额和出资金额是两个概念,补偿金额中的部分金额已经兑付给了狗不理公司的员工,持股比例是双方协商的结果,具体的情况他也不是特别清楚。而何俊伟在记者面前,通过其熟知的股权比例一计算,即和文件里的数额一致。

公开资料显示,新公司董事会中,天津同仁堂派出了集团董事长刘振武、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彦森等五人,而狗不理公司则派出了董事长赵嘉祥和职工持股会代表张文忠两人。张彦森被选为董事长兼总经理,赵嘉祥担任副董事长。

不过这样的局面没有持续多久。在狗不理集团正式注册成立两个月后,2005年6月20日,狗不理集团召开临时股东会,张彦森和张文忠二人与会,达成的协议是,天津同仁堂将其在狗不理集团中43.17%的出资转让给天津市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公司股东由原先的两方股东变成了三方股东。

四个月后的2005年10月10日,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就将其持有的狗不理集团股份转给了张彦森,当时的股东会议参加者有张彦森、张彦明和张文忠三人。股权转换后,天津同仁堂所占有的狗不理集团股份降为39%,张彦森所占股份上升为43.17%,狗不理职工持股会所占股份不变。

2006年12月20日,狗不理集团股东会决定将狗不理职工持股会持有的17.83%股权转让给张彦森,狗不理集团股东变成天津同仁堂和张彦森,张彦森所占股份高达61%。这次变更过后,狗不理职工持股会退出了狗不理股东的行列。

在2007年6月11日,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再次出现在狗不理的股东会议决议里。该决议显示,当时参加会议的有张彦森和天津同仁堂新任法人代表张建津,两人讨论狗不理的增资问题,同仁堂和张彦森都同意增资2000万元,但是同仁堂和张彦森都不同意再向狗不理增加投资,由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增资,并成为新股东。

这次增资扩股后,狗不理集团的注册资金变为7500万元,张彦森的出资额为3355万元,占股44.73%;天津同仁堂出资2145万元,占股28.6%;森纳尔出资2000万元,占股26.67%。不过,该股权结构只维持了一个月,到2007年7月4日,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就将所持有的股权转让给了张彦森,使张彦森在狗不理集团公司的股权达到71.4%。

天津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究竟是什么背景?为何两次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所持有的股份转让给张彦森?公开资料显示,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3月11日,股东是张彦森及其弟弟张彦明,注册资金100万元,张彦森出资49万元,占股份49%,张彦明出资51万元,占股份51%。不过资料显示,该公司名称最早出现的时间是2005年1月19日,当时天津市南开分局核准了该公司名称。

魏显波表示,天津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是张彦森自己的公司,成立该公司的目的是因为狗不理改制的过程中有许多的制肘。魏显波说,比如天津同仁堂,尽管张总也是大股东,但如果其他股东不同意,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事。

梳理狗不理集团的资料还发现发现,2008年狗不理还有两次股权变更,第一次是张彦森将自己持有的10.4%的股份转让给天津同仁堂,第二次是张彦森将10%的股份转让给高桂琴,将6%的股份转让给张彦明。不过,如果算上张彦森在天津同仁堂所持有的43%股份,在天津狗不理集团的股东中,张彦森直接或间接持有的股份仍然超过了50%。

狗不理股东高桂琴是什么人呢?魏显波表示,高桂琴是张彦森的爱人。但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张彦森的妻子远在澳大利亚,高桂琴不是。不过这两次股权变更后,股权结构一直延续到现在。

传亿元购买退还6000万

魏显波的解释并不能解释围绕在天津狗不理集团身上的疑团。而第一个疑团是狗不理的价值究竟是多少?天津市新华有限会计师事务所确定的狗不理资产总值仅为11746.41万元,“狗不理”三个字的品牌价值也才评估了1050万元,而在一年以后由中国品牌研究院发布的报告认为,“狗不理”的品牌价值 为7.57亿元,两者相差75倍。

而狗不理的固定资产究竟应当值多少呢?根据狗不理公司前副总经理何俊伟的说法,在拍卖以前,狗不理的物业包括位于天津山东路的总店房产和2.5亩的土地,还有和平餐厅、大沽路的二分店3层楼、成都道的一个技校、劝业场400多平米的柜台、辽宁路的几个门面、杨福荫路的和平区食品公司保健站1000多平米的房子等,他认为这些资产不是一亿元就能够概括的,更何况还有狗不理的品牌价值。

萦绕在狗不理身上的另一个疑团是其法人股东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振武的死。公开的资料显示,刘振武生于1949年,祖籍安徽,本科学历,1964年加入天津市药材公司,历任天津市药材集团公司下属工厂副厂长、厂长,天津市医药局副局长、局长等职,后天津医药局改制为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其职务为公司董事长。天津同仁堂是天津医药集团控股企业,刘振武兼任该公司董事长和法人代表。

报道显示,2006年8月29日早上,年仅57岁的刘振武从其办公室九楼坠下身亡,媒体报道其疑患抑郁症。不过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刘振武的死与天津市检察长李宝金被带走有关,另外,张彦森在天津同仁堂的股份,是刘振武赠与的,究竟为什么赠与,该人士也不愿意多说。记者也未能从狗不理集团和同仁堂方面证实这些信息。

另外,记者在天津采访期间,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狗不理公司的改制是一个巨大黑幕,“这样的企业如果放到股市上,将会坑害股民”这名人士透露,天津同仁堂以10600万元购买了狗不理以后,获得了天津和平区政府返还的6000万元,算下来购买狗不理的资金只有4600万元。

不过这名人士表示,究竟该6000万元是以什么名目给的,他已经记不起了。记者2012年2月8日打电话给狗不理集团法务部长魏显波、原董事会秘书周谦,均表示不知道此事。周谦还表示将帮助记者张彦森,不过在2012年本系列稿在中国三大财经日报之一的《每日经济新闻》首发时止,没有接到周谦电话。

天津同仁堂集团办公室一名接电话的女性表示,她从2005年前就来到了天津同仁堂,她从来没有听过政府返还6000万元的事情。 记者还拨打电话到天津和平区和商务委,接电话的人要么说自己是新来的,要么说自己也不清楚。和平区表示,该委成立于2007年,都是从各部门调来的,对以前的事情并不清楚。

天津市和平区原经贸委主任任占军是狗不理改制的直接经手人,他接到记者电话时,对返回6000万元的事情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表示自己是具体干事情的,狗不理改制的事情,主导权不在他这一级。一位曾经担任过区长的人士劝记者不要掺和狗不理的事情,原因是“水很深”

两个狗不理的八年对决

“听我们食品公司的人讲,他们已经快不行了。”2012年2月6日,狗不理集团法务部长魏显波向记者表示,与狗不理集团共用同一个注册商标的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公司以下简称“狗不理速冻公司”经营艰难,似乎已经距离倒闭时日不远。

尽管“狗不理”品牌是天津食品行业里的三大名片之一,但在天津有两个狗不理,一个是由原来的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简称“原狗不理集团”改制而来,就是后来的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狗不理集团”,旗下有多家分公司和多种业态;另一个是狗不理包子速冻公司,是原狗不理包子集团在1993年与香港浩平发展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公司,专门从事速冻包子的与。

2012年2月7日,狗不理速冻公司总经理何俊伟表示,在2005年原狗不理集团改制以前,狗不理速冻公司作为原狗不理集团投资设立的公司,一直从事速冻包子的生产和,但2005年集团改制后,新的狗不理集团设立了新的速冻公司,双方在速冻食品领域业务重合,开始产生竞争。

何俊伟表示,从经销商反馈的信息来看,新狗不理集团采取了给狗不理速冻公司经销商打电话和发传真的方式,取得了广州、杭州、苏州和上海等几个城市的营销权。北京等多个地方则是两个狗不理包子共存的状态,在外销上是狗不理速冻公司占优。

在何俊伟的桌上有该公司的狗不理速冻包子的黄色包装袋,他介绍,狗不理速冻公司的速冻包子包装袋和新狗不理集团的速冻包子包装袋的注册商标都是一致的,包括“狗不理”三个大字,不同的地方是狗不理速冻公司的包装袋上印有一行字—“国家认证认可委员会注册食品出口企业”记者在天津一家人人乐超市内的速冻食品柜看到,由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出品的狗不理包子则没有该行字。

何俊伟表示,狗不理速冻公司是一家拥有对日和对美出口资质的企业,记者采访时由于国内物价上涨,狗不理速冻包子在国内的属于成本倒挂,基本上不赚钱,但是该公司在出口方面还有比较可观的利润,可以弥补国内市场的亏损,该公司坚持不涨价,“这样可以抑制狗不理包子在国内市场的涨价,要不是他们会涨得更高”

而狗不理集团法务部长魏显波介绍,2011年狗不理集团的速冻包子在全国的额大约为7500万元左右。狗不理包子速冻公司总经理何俊伟介绍,该公司速冻包子的年额也大约在6000万元左右。

速冻公司是怎么回事儿

两个狗不理在速冻食品领域争抢市场,这是怎么回事? 2012年2月6日,狗不理集团法务部长魏显波表示,狗不理速冻公司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是由改制前的原狗不理集团总经理何东有找来的香港公司一起成立的合资公司,该公司负责人何俊伟是何东有的儿子,也是改制前的狗不理包子集团的老员工和副总经理。

“任何人可以说我不行和有问题,但绝对不能因此说我的父亲怎样。”2月7日,狗不理速冻公司总经理何俊伟听到记者询问到何东有成立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是否涉嫌损害集团利益时,他情绪激动地说,他的父亲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受人尊敬的长者,他的追悼会光是到场的小汽车就有九百多辆。

狗不理速冻公司总经理助理赵国栋表示,1993年,狗不理就只是一个天津市和平区商业局管辖下的国营饭店,叫“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当时的总经理何东有想发展速冻食品,但苦于无资金,就和香港浩平发展有限公司合资建立了狗不理速冻公司。

2012年2月8日,记者拨打了担任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招商引资主管领导的前和平区区长欧成忠的电话,他表示当时的招商引资是政府批准的,成立狗不理速冻公司的所有环节都有政府的批准文件,如果不合法是得不到审批的。

资料显示,狗不理速冻公司成立时的注册资本是279万元,港方以先进的设备、美元或港币出资200万元,占72%,中方以专项技术、“狗不理”牌匾、狗不理注册商标等无形资产和嘉宾酒楼除房屋产权外的全部资产出资79万元,占投资额的28%。狗不理未能将房产列为资产出资的原因是,嘉宾酒楼的房屋是公有产权,不能用作出资。

赵国栋介绍,根据原狗不理集团与香港浩平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合资经营协议,只要合资公司存在,就有使用狗不理注册商标和“狗不理”牌匾的权利。赵国栋说,注册商标十年续一次,当时狗不理的商标使用期最长到2003年,所以公司成立后跟狗不理包子集团签订了商标使用合同,到2003年又签了第二次,一直签到了2013年。

“企业成立时的宗旨,是增强‘狗不理包子’在饮食业的竞争力,扩大‘狗不理包子’在港澳及海外的知名度,促进‘狗不理集团公司’的发展,并获得一流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赵国栋介绍,狗不理速冻公司成立后不久,就在国家认监委注册了出口企业的资质,也在注册了“热加工偶蹄类动物制品”企业,开始向出口。

赵国栋介绍,当时天津拥有向出口食品资质的企业只有8家,全国拥有此资质的企业也只有几十家,狗不理速冻公司为获得向出口的资质,花了几十万元,再加上迎接检查而进行的设备,一共花了七八百万元。

“每过几年就要过来检查一次,就要花费几十万元进行设备的。” 赵国栋说,尽管合资公司的房子是租来的,但日方检查非常严格,“比如我们窗子上的一个排风扇坏了要更换,就必须要先日方,否则在检查的时候都要作为一个问题报到农林水产省,检查时就会遇到一些质疑。”

在何俊伟的办公室,有一台电脑显示着公司各处的实时监控画面,他介绍,后来狗不理包子速冻公司又申请到了向美国出口的资质,开始向美国出口该公司制作的狗不理速冻包子,与狗不理实体店形成了互补。不过,到2005年2月28日,随着狗不理集团的整体改制,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改制留下的个历史空白

其实,狗不理速冻公司的存在,是原狗不理集团改制过程中遗留下来的历史空白,也是双方互不妥协形成的结果。

2005年,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改制,天津市和平区经贸委行使国有资本人的权利,通过天津产权交易市场出售该公司资产,实现了国有资本退出。天津的民营企业家张彦森出资1.06亿元购买了狗不理集团,但并没有取得该集团在狗不理速冻公司投资的28%国有股权。

根据天津市和平区经济贸易委员会在2005年2月22日出具的一份书面说明显示,天津同仁堂没有取得狗不理速冻公司国有股权的原因,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未解决,和平区经贸委解决起来十分棘手,就拖了下来。这份说明提交的时间,正好是狗不理包子集团公司正式挂牌出让前一周。

这份题为《有偿出让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中整体国有净资产项目补充说明书》的文件显示,狗不理速冻公司的资产被天津新华有限会计师事务所评估为393.83万元,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所持有的股份评估值110万元。这份文件还显示,天津市和平区对狗不理集团公司的产权制度改革的整体规划设计和所有实际运作,均已将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中的全部国有股份纳入整体出让范围。

该文件显示,在狗不理集团国有资产即将上市拍卖前夕,天津狗不理速冻公司的控股股东香港浩平发展有限公司提出,狗不理集团公司拖欠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133.33万元承包费。该公司认为,根据1997年该公司与天津狗不理集团公司签订的《关于对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承包经营的协议书》不应当狗不理集团整体改制所需的有关法律文件。

和平区经贸委认为,“协议书中的内容有诸多显失公平之处”“对方所提拖欠133.33万元承包费在狗不理集团公司账面上并无体现”“此事距今已有近8年时间,背景情况复杂,解决难度较大”“我委决定在狗不理集团公司国有资产整体出让项目中,将狗不理集团公司对外长期投资企业—天津狗不理速冻食品有限公司的国有成份不予挂牌转让。”

在这份文件中,和平区经贸委还决定,狗不理集团公司的出让底价1519.2413万元保持不变,“在实际交易完成后,出让方可将已在狗不理集团公司对外长期投资之中的110万元退还给实际受让方,也可经过协调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同意后,后续完成有关挂牌转让手续。”

该文件还显示:“作为‘狗不理’品牌所有人—改制后的狗不理集团公司可依法享有是否允许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使用‘狗不理’品牌的权力。” “我方做为国有资产的代表仍然享有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中国有股的权益并负责协调解决与‘拖欠133.33万元承包费’有关的问题。”

2005年2月28日,在天津产权交易市场,经过民营企业家张彦森改制整合后的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竞拍到了狗不理包子集团所拥有的包含“狗不理”注册商标在内的全部国有资产,在狗不理速冻公司持有28%股权除外。在竞拍结束后,和平区经贸委将交易价款中110万元退给了天津同仁堂。

狗不理集团改制后,客观上形成了民营的狗不理集团和国资参股的狗不理速冻公司并存的局面,狗不理集团中不再拥有狗不理速冻公司的股份,而狗不理速冻公司28%的国有股权则归天津市和平区经济贸易委员会持有,就此拉开了两家公司较量的序幕。

第一回合张彦森撤诉

“2005年改制以后,他们(张彦森)不愿意收购,也不想让我们这个厂继续下去”赵国栋告诉记者,原狗不理集团改制以后,张彦森就以新狗不理集团的名义建立了自己的速冻食品厂,但全国的速冻包子都已经被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的产品占领了,其速冻食品需要打开市场,就必须要解决市场空间的问题。

一份法律文书援引的信息显示,2005年4月3日,天津市和平区国有资产办公室作出《关于向天津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移交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28%股权的决定》欲将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中28%的国有股权移交给狗不理集团,“由于狗不理速冻公司及相关行政机关对此均不认可,造成狗不理集团无法办理股东变更登记手续。”

何俊伟表示,强行划转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股权遭反对以后,狗不理集团就开始采用了诉讼的手段。2005年报道显示,当时狗不理集团想通过法律诉讼,诉求解散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收回“狗不理”商标的使用权,但天津市和平区拒不立案;无奈之下只有到天津第一中级人民申请立案,合资公司却以管辖权问题为由拖延时间,使“狗不理”维权更加困难。

“他们给我们设置各种障碍,找借口解散合资公司。”赵国栋说,当时狗不理速冻公司在全国二十多个省都铺了货,狗不理集团就一方面通过诉讼的方式要求解散狗不理速冻公司,另一方面通过打电话发传真的方式告知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声称狗不理速冻公司要解散,不能继续供货了。一下子抢走了广州、杭州、苏州和上海的市场,其他地区有的是两家并存。

天津市高级人民查明,2005年狗不理集团就已经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提起诉讼,请求解散狗不理速冻公司,但又于2007年5月30日提出撤诉申请,理由是香港浩平发展有限公司认为其并没有取得天津狗不理包子速冻食品有限公司28%的国有股权,并不具有股东资格,狗不理速冻公司28%的股权仍由和平区经贸委享有,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裁定准许其撤诉。

的判决书还载明,狗不理集团撤诉以后,和平区经贸委以狗不理速冻公司拒绝狗不理集团作为股东进入董事会,董事会长期无法召开,且企业长期亏损等理由,要求撤销狗不理速冻公司。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认为,和平区经贸委对狗不理速冻公司具有28%的股权拥有支配权,其从2005年起就没有参加股东会行使股东权利,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公司经营活动已经出现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和平区经贸委利益受到重大损失,因此在2007年判决狗不理速冻公司在一审判决生效后10日内解散。

接到狗不理速冻公司和浩平发展有限公司的上诉后,天津市高级人民开庭进行了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天津和平区经贸委被撤销,其职责由和平区商务委继承。2011年6月30日,天津市高级人民做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解散狗不理包子速冻公司的判决,驳回和平区商务委员会的诉讼请求。

天津市高级人民认为,狗不理集团并不持有股份,狗不理速冻公司拒绝其作为股东进入董事会是正当合理的,尽管狗不理速冻公司从2007年以来处于亏损状态,但仍在继续经营,和平区商务委不能举证证明该公司已经达到无法继续经营的程度,根据香港浩平发展有限公司和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1993年签订的合资经营协议,和平区商务委的诉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尽管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跟他们(张彦森)合作,但距离和平还有一点点缝隙”何俊伟说,从判决的角度,狗不理速冻公司的生存已经没问题了,但他还是希望与张彦森控制的狗不理集团能够坐下来谈,将纠纷化解,不要动不动就通过法律的手段和行政的手段解散公司。

高端化斗不过市场风险

2012年采访后,本组稿件的删减版在《每日经济新闻》刊登,很快何俊伟给记者打来电话,让记者不要再继续追踪两个狗不理的事情了,他会通过协商的方式与张彦森方面协商。至于后来的协商结果,何俊伟没有再打电话来。

不过,狗不理在2012年的时候,已然在走高端路线。 2012年2月3日,在狗不理天津津湾广场店,记者第一次入店品味狗不理的包子,拿过菜单准备先拍一张照片, 一名约40岁的女士脱口而出“不许拍照” 点餐后,该女士将菜单拿走,对大厅门口的服务员说了句“他是来拍照片的”

结账时记者看到,9个包子共计159元。其中最贵的一个“极品三鲜包”35元,最便宜的“传统猪肉包”12元,其他为14~22元不等。当时的 狗不理集团法务部长魏显波介绍,狗不理 包子使用的是台湾大成公司的面粉,称为“狗不理一号面”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进口; 猪肉来自北京大红门。

魏显波介绍,狗不理包子贵的原因,一方面是所用材料,另外就是品牌的价值,第三是店里包子基本上是现包现卖,人力成本比较高。魏显波还介绍,狗不理的包子一套是9个,每一个包子的馅儿都不一样,如果单吃某一种馅,价格就大不相同了。

不过,在许多人心目中,包子是大众生活必须品,价格应当亲民才能获得好口碑,但狗不理包子实体店里的价格实在是太高了,因此招来严重恶评。和北京庆丰包子铺10元可以吃饱,20元可以吃好的情形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不过北京庆丰包子铺和天津狗不理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并不具备可比性。

本来,在记者对狗不理集团进行采访的2012年,该集团正在寻求在国内中小板上市,但众所周知的事情是,2013年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公款消费禁止去高档场所吃饭宴请,一下子让定位高端的狗不理集团经营受到影响,本来计划在北京大规模开店的张彦森,不得不痛苦地做出了撤店的决定,从2013年后天津狗不理集团就在走下坡路,在2014年7月发布“2014年度首次公行股票申请终止企业名单”中,狗不理集团赫然位列其中。

母公司上市失败,2015年,狗不理集团旗下狗不理食品在新三板挂牌上市,餐饮被排除在外。这个狗不理食品,是狗不理集团获取流的主要渠道,其贡献了大部分的收入和盈利,尽管也收到不少差评,但总体来说比实体店价格是要优惠得多。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速冻

迅速冷冻使食物形成极小的冰晶,不严重损伤细胞组织,从而保存了食物的原汁与香味,且能保存较长时间]。一般的速冻食品应具备下述五个要素(特点):冻结要在一30~一18℃下进行,并应该在20min左右完成;温度迅速降低到微生物生长活动温度之下,有利于抑制微生物的活动及酶促生化反应;冻结后食品的中心温度要达到—18~一15℃以下,速冻食品内水分形成无数针状小冰晶,其直径应小于100μm,避免在细胞间隙形成较大颗粒的冰晶体;冰晶分布与原料中液态水分布相近,对细胞组织结构损伤很小;食品解冻时,冰晶融化的水分能迅速重新被细胞吸收而不产生汁液流失。

标签: 张彦森 何俊伟 天津同仁堂 集团 魏显波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