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理财> 围剿“币圈”|投资者自述:三次入场终“踩雷”

围剿“币圈”|投资者自述:三次入场终“踩雷”

日期:12-04 11: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874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上海报道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我现在远离‘币圈’改做服装生意了,但当时‘炒币’的老手机一直没换,就是希望哪天警方立案了能讨个说法。”一位曾经的“币圈”投资者告诉《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上海报道

围剿“币圈”|投资者自述:三次入场终“踩雷”(图1)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我现在远离‘币圈’改做服装生意了,但当时‘炒币’的老手机一直没换,就是希望哪天警方立案了能讨个说法。”一位曾经的“币圈”投资者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而刚刚过去的11月,风暴再临“币圈”

11月下旬,两天之内,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相继发布虚拟货币风险提示。

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称“一些企业以‘区块链创新’的名义,在境内组织虚拟货币交易”并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

第二天,11月22日,上海总部发布《加大防控力度 打击虚拟货币交易》的风险提示,称下一步“对辖内虚拟货币业务活动进行持续监测,一经发现立即处置,打早打小,防患于未然。”

同一天,北京部门亦发声称,对虚拟货币交易等非法金融活动坚持“露头就打”原则,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各地对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整治令“币圈”风声鹤唳,据记者了解,有“币圈”投资者在风暴来临之时方才发现已无法从平台提现。

173家平台已退出,“币圈”乱象为何死灰复燃?

部门早在两年多前就曾“出手”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9·4禁令”指出,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央行11月25日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国内173家虚拟货币交易及代币发行融资平台已全部无风险退出。

“9•4禁令已经把需要禁止的事列示得很清楚了,现在很多区块链技术支撑的虚拟货币公行和交易,原则上触碰了脱离、擅自交易的红线。有的交易所都会有纵的可能 ,那么没被的交易所几乎100%纵。”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分析说。

上海水到渠成科技产业研究院院长、上海区块链技术协会智库专家魏雪飞告诉记者,区块链技术作为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加密技术,但是它不意味着数字货币可以由任意第三方进行发币,基于国家主权利益、法定货币与数字货币的紧密捆绑,由央行主导数字货币的发行是必然趋势。目前市场上的所谓“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交易所“基本都是借着热点,非法做着圈钱和骗钱的事情。大部分炒币者都将面对最终钱、币两失的境况,没有国家机器和国家信誉背书的所谓数字货币最终会变成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

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上海数字经济创新实践基地投资部总经理郑玉山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9•4禁令明确规定虚拟货币交易所不能开设在国内,也不能通过发行代币向公众融资,之后很多交易所选择“出海”从法律条文而言,确实没有说虚拟货币交易所不能在国内,一些人钻了这个空子,2019年上半年开始,越来越多新开设的交易所采用这样的模式。

有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由于区块链行业的特性以及国内的严格,很多注册海外实际在国内的公司十分隐秘。“我曾想拜访一家交易所,结果对方直接约到了咖啡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连面试也是在咖啡馆内进行。”

一位“币圈”投资者自述三年“炒币”史

一位“币圈”投资者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讲述了她如何入场“币市”并最终在一家所谓获得蒙古国多项国家政策支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踩雷”的经历:

2017年9•4禁令发布后,我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到虚拟货币交易,当时刚刚迎来严格的政策,比特币一度跌破4000美元,但没过多久,‘币市’的大牛市就来了。

那时我刚刚进入区块链行业不久,虽然上大学时就了解过比特币,但仍然对虚拟货币的价值持怀疑态度,所以最开始只投资了两万元购买了两种虚拟货币,最后赚了4万元。

2017年的牛市疯狂到,‘小白’投资者闭着眼睛买都会赚钱的地步,只要坚持持仓不动,就算之前有亏损也会翻倍赚回来。当时我身边的同事都已经在‘币市’身经百战,很多刚毕业没多久的人以几万元进场,本金翻了10倍,甚至50倍的比比皆是,有公司老板更是投入上百万资金,高峰时资产翻了百倍以上。

那时区块链行业还存在‘链圈’和‘币圈’之分,大家明面上说区块链技术不等于‘炒币’甚至有点鄙视‘炒币’那会儿流行一个词:价值投资。可是在我看来,接触这个行业时间越久,就越觉得这个市场中99%的项目都可以说是概念大于价值,也就是俗称的‘空气项目’

所以对我来说,做虚拟货币交易,与所谓的‘信仰’没什么关系,纯粹是一种投资,或者说投机行为,目的与其他人一样,想借着风口赚到钱。

暴富神话不断涌现,让这个行业变得异常浮躁,大家瞧不起圈外的风投机构和互联网公司,称它们为‘古典投资人’‘传统互联网’区块链行业从业者很多是此前就接触虚拟货币的投资者,即便行业混乱,仍然不太愿意离开这个圈子,只为了比外界更便利的获得一些‘内幕’

2018年,同事推荐我购买某个头部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介绍说该交易所接下来会有一系列利好事件发生,可能会影响币价上涨,用他的话说就是‘不翻三倍绝不出手’

我们业内都知道,在‘币市’这一人为高度控盘的领域,主力庄家配合利好或利空进行拉盘和砸盘非常常见,为了制造恐慌情绪,利益相关者甚至不惜恶意编造假新闻来配合砸盘。

我因为此前的投资赚了一些钱,就投入10万元购买同事推荐的币种,最高时本金翻了两倍多,但因为同事说过‘不翻三倍绝不出手’所以一直是账面浮盈的状态,没有将其变现。

没想到几个月后,‘币市’开始走熊,随着比特币从12万元的价格不断跌落,其它币种也开始下跌,我的盈利也在不断缩水,眼看币价一天天下跌,只好在盈利约40%时离场。

随后,‘币市’迎来长达近一年半的大熊市,投资者纷纷‘割肉’离场,没有新的热钱进来,区块链行业也开始萎靡不振,很多公司倒闭、裁员甚至直接卷款跑路。一直到今年4月,‘币市’开始有了复苏迹象,比特币价格逐渐升高,吸引了很多原先已经离场的投资者。

因为有杠杆机制的存在,合约交易能放大收益,也能放大亏损,最严重的后果就是爆仓,本金归零。因为合约市场的火热,诞生了很多主打永续合约交易的交易所,但因为新交易所规模小、隐蔽性强,所以有很大风险,用户只能通过第三方网站查看这个交易所的排名和数据,来判断是否可靠。

反过来,对小交易所而言,拉新也是个很大的难题,没有用户就没有真实交易量,排名也就无法提升。为了提升排名,最直接的做法是用量化机器人刷量,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另外还有一种常见的手法,就是跟分析师合作‘带单’分析师通过、公号等渠道发布行情分析吸粉,再把粉丝拉到指定的交易所进行交易,赚取佣金。这个模式会被一些骗子利用,故意反向‘带单’平台和分析师一起瓜分客损,或者干脆建一个假交易所,用户一旦充钱进来,就算发现带单老师的猫腻,想要提现时也会出现各种问题,这些假交易所和骗子分析师一段时间后再换名、换网址,重新行骗。

我还算相对谨慎的人,在考虑了很久后,选择了几位看起来比较可靠的行情分析师,通过他们带单指导进行合约交易,而这些带单的分析师有的是直接收取服务费,有的则与合约交易所合作,投资者通过带单老师指定的交易所进行操作,带单老师从交易手续费中赚取佣金。

不久前,我通过一名带单老师注册了IDAX全球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所下称‘IDAX’,没想到这一次却踩了雷。充值后,最近我看到各地都在打击非法虚拟货币交易后想将钱取回,远离‘币圈’这才发现这家交易平台已无法提现。

11月24日,IDAX对外发布公告称‘由于政策原因,IDAX官网和APP即日起不再为中国地区的用户服务。’同时,公告还表示:‘近期由于IDAX提币的需求用户急剧增加,导致主流币的提币的通道处于拥堵状态,IDAX正在审核用户的提币需求,麻烦用户耐心等待。’

编审 郭 芳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虚拟

虚拟是指不符合或不一定符合事实的虚拟的情况,凭想象编造的事物,由高科技术实现的仿实物或伪实物的技术。在形态学中是指人类自己想象出事情和想法的行为表现,而这些事情和想法并不是存在于真实的客观世界中。虚拟在人类的第二生命形态角度上进行解释时,为第二生命形态学专有名词。网络世界正在向虚拟化发展,在未来的两年时间里估计有60%的电脑桌面会实现虚拟化,也就是会越来越多的人用到虚拟操作系统。虚拟的本质是由客观信息构成的,即组成虚拟的目的的信息是存在于客观时间的客观信息。

标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