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指数网> 外汇> 湘晖系卢建之被查“德隆遗脉”不再神秘

湘晖系卢建之被查“德隆遗脉”不再神秘

日期:10-30 09: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狐 阅读人数:135

湘系资本玩家、“湘晖系”的卢建之出事了。10月28日,沉寂已久的华民股份(300345.SZ)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立案调查、留置。当天,华民股份紧急推选熊

湘晖系卢建之被查“德隆遗脉”不再神秘(图1)

湘系资本玩家、“湘晖系”的卢建之出事了。

10月28日,沉寂已久的华民股份(300345.SZ)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立案调查、留置。当天,华民股份紧急推选熊猛担任新董事长。

卢建之是华民股份间接控股股东湖南华民资本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资本市场知名的“湘晖系”卢氏兄弟(卢德之、卢建之)中的弟弟。熊猛则是卢氏兄弟的外甥,华民资本由卢建之、熊猛分别持股90%、10%。

湘晖系卢建之被查“德隆遗脉”不再神秘(图2)

卢氏兄弟是湖南益阳人。

现年58岁的卢德之早年曾为湖南当地官员,后曾任特华投资、副董事长,并随特华投资进入华安保险,与海航系、德隆系等产生关联,为“湘晖系”壮大埋下伏笔。

卢建之则早年从军,短暂当过记者,上世纪末曾在卢德之担任的国企湖南众立集团任职。简历显示,卢建之曾参与中科恒源等公司,但主要是与卢德之共同运作“湘晖系”公开信息还显示,卢建之控股多家地产公司如湖南祥园房地产、湖南德江南商业置业、湖南树德置业等。

“湘晖系”起家于卢德之在2003年入主的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湘晖资产)后衍生出一系列多数以“湘晖”为名的资本平台。

近年来卢氏兄弟分工较为明确。低调的卢德之通过湘晖资产持有华安保险12.14%股权,并担任弘康保险董事长,掌控“湘晖系”的金融资产;卢建之则具体负责“湘晖系”的资本运作。

值得一提的是,卢氏兄弟的“朋友圈”这两年频频出事。

2018年,特华投资实际控制人、长期担任华安保险董事长的李光荣因涉嫌行贿罪在长沙被抓,李光荣时隔一年低调回归后,转任华安保险副董事长,又在今年出任中民投CEO。

2019年,曾主政湖南、云南的秦光荣落马后,多个湖南籍商人被卷入漩涡,与卢建之相熟的中科恒源董事长向军协助调查两个月。卢建之曾在2006-2009年担任中科恒源董事长,2010年向军出任董事长后卢建之才转任副董事长。

所谓职务犯罪,主要涉及贪污、贿赂、渎职等罪名。卢建之究竟涉及何事,尚无公开信息。

湘晖系财技

这两年,湘晖资产牵涉一起股权纠纷官司,相关判决文件暴露了“湘晖系”的起家隐秘。

湘晖资产最早由长沙环路建设公司等股东组建,2003年卢德之通过受让老股及增资扩股入主这家公司,具体则是安排秘书侯建明、司机陈某、外甥熊勇等几人代持股份,增资款由特华投资代为支付。

不过,跟随卢德之长达20年的秘书侯建明最后“反水”在2018年提出代持的股份实际为自己所有,这令卢德之始料未及。所幸经过两年官司,今年五月长沙中院的终审确认了卢德之为湘晖资产的实际出资人。

“湘晖系”在唐万新的德隆系崩盘之际接盘了后者遗留的部分金融资产,如恒信证券、国海证券的部分股权,迅速做大资产规模,自2009年后又与复出的新德隆系联合参与博盈投资(现ST斯太)中捷资源等多家上市公司重组,因此也被视为德隆系遗脉之一。

“湘晖系”资本运作的惯常手法是联手盟友控制“壳股”上市公司,再通过营造概念、注入资产进行重组,通过产业并购故事获利。卢建之操作过的案例尤以2014-2016年成功倒卖万福生科(300268.SZ)最为知名。

“湘晖系”资本运作的过程中擅长撬动杠杆资金,左手以低成本入主壳股,右手再注入自己和盟友暗中控制的资产。但这种操作一旦失败,就会带来债务纠纷。

2018年,卢建之因在入主万福生科的过程中为杠杆融资担保,引发纠纷后被渤海信托起诉,至今仍在缠诉之中。至于卢建之深度合作的新德隆系,过去几年同样通过渤海信托等平台,撬动杠杆资金豪赌上市公司重组,但这些缺乏基本面支撑的资本运作纷纷宣告失败后,东山再起的唐万新也已经陷入债务危机和连番诉讼。

操盘华民股份

华民股份是卢建之最新的资本“猎物”

这家湖南上市公司前身为红宇新材,主营耐磨铸件,原实际控制人为朱红玉。红宇新材近年来陷入困境不得不卖壳。2019年底,朱红玉向湖南建湘晖鸿转让20%股权,后者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建湘晖鸿由华民资本全资子公司桃源湘晖持股60%,欧阳少红(湖南建鸿达集团董事长刘平建的妻子)持有另40%股权。

湘晖系卢建之被查“德隆遗脉”不再神秘(图3)

华民资本、建湘晖鸿均无实际业务,为卢建之控制的资本运作平台。卢建之入主后,红宇新材声称将转型智慧城市及5G产业,并在今年7月改名为华民股份。

这起资本运作中,湖南建鸿达扮演了卢建之盟友的角色。桃源湘晖、建鸿达以及长沙银行、长沙市长信投资、长沙金州新城投资控股集团等五家公司共出资了3.75亿,通过湖南财信信托的通道给朱红玉贷款纾困,其中桃源湘晖、建鸿达作为劣后资金分别出资1.15亿、0.76亿。建湘晖鸿受让朱红玉20%股权后,相应承接了上述信托贷款债务。

通俗的讲,卢建之通过与盟友共同出资不到1.9亿元,撬动了约两倍资金杠杆,实现入主一家“壳股”上市公司。财技可谓惊人。

华民股份在10月27日、28日分别大跌20%、10%,建湘晖鸿目前持股市值仍有约5.4亿元。

卢建之入主华民股份的过程,几乎和多年前的万福生科如出一辙。

2013年,卢建之的桃源湘晖和神秘盟友宁波永道,同样通过先借款(桃源湘晖出资1.4亿元、宁波出道出资0.6亿元)受让万福生科原董事长龚永福夫妇持股,以两亿元的成本入主万福生科。

卢建之原计划注入万福生科的资产为有机农业公司江西金源。为此,他在2014年委托渤海信托募资3.5亿元入股江西金源,承诺三年后还给渤海信托5.21亿元。但由于种种原因,江西金源并未参与万福生科的重组,卢建之最后将万福生科的持股以11.33亿元卖给了联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团,一次性获利近10亿元。

江西金源转身参与了中捷资源(002021.SZ)的重组。当时由新德隆系操盘的中捷资源,在2015年抛出82亿元收购江西金源的方案,但该重组受阻于最后未能成功,江西金源随后也陷入危机破产。

渤海信托的钱打了水漂,只能在2018年开始起诉卢建之,并冻结了华民资本的股权。湘晖系的资本技法由此彻底曝光。

卢建之入主华民股份之后,很快重操旧技。这次他打出的产业概念是智慧城市和5G产业,并与长沙市长信投资、长沙金州新城投资控股集团等合作方共同出资成立首期10亿元的5G产业基金,欲寻找合适的项目投资,再以华民股份并购等方式退出。

与此同时,卢建之准备进一步增持华民股份。华民股份今年抛出定增计划,准备向桃源湘晖、建湘晖鸿发行股票募资5.43亿元。

只是,卢建之表面看来是“资本大鳄”但实际能调动的却有些捉襟见肘。卢建之的核心资产来自几家主要控制企业如华民资本、湘晖投资、长沙振升,其中长沙振升集团45%股权价值被评估为14亿元。

湘晖系卢建之被查“德隆遗脉”不再神秘(图4)

卢建之要筹集增持资金,除了要在具有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出售长沙振升等公司的部分股权,还要向卢德之的湘晖资产要回1.33亿元的拆借款。

华民股份公告显示,桃源湘晖的借款大户多为新德隆系以及湘晖系关联公司,其中借款最多的北京正和兴业账面余额近2亿元,已计提了50%的坏账。大摩财经此前调查显示,正和兴业即为新德隆系的资本平台之一。

标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